2108nim

孟美岐🔒蒋申 / 张紫宁🔒赖美云 / 吴宣儀🔒苞娜 / lmao i don’t know chinese 😂

十年一觉,大梦一场

七觴:

不喜武的将军世子x一舞动京城的长公主


好喜欢这种题材,大家食用愉快~


魔鬼预警~














【曾经我以为是那些武将太过愚蠢,满口家国大义,不过是以暴制暴。后来才知道,是自己太过天真。】




吴宣仪出身武将世家,却偏偏不喜武,偏爱文。




镇北将军府世子不懂武功整个楚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件事常常成为百姓的饭后谈资,吴将军对自家世子是恨铁不成钢,又不舍逼迫。一个女子,能要求她怎么样呢?保家卫国,戍守边疆本就该是男子的事。




吴宣仪本不该是世子,只因皇帝下旨,若生下男孩便与小太子结为兄弟,若是女孩,便是未来的太子妃,未来的皇后,以此来牵制镇北将军府。吴将军与夫人不忍女儿入深宫勾心斗角,便对外声称将军府诞生了世子。




由于身份的特殊,吴宣仪活的小心翼翼,她把人生当做一个漫长的任务,每天循规蹈矩,盼望着结束,又害怕那一天的到来,充满矛盾。唯一值得庆幸的是父亲和母亲从来不干涉她的选择,比如不习武。她讨厌每次父亲带兵出征,归来时一身伤痕,她讨厌武力让无数人家破人亡,她总认为,不需要武力也可以解决一切,那些人不过以暴制暴,用战争来满足自己体内的嗜血因子。她是不一样的,她看不起他们。




吴宣仪说她曾渴望生命的终结,是因为遇见金知妍才渴望永恒。




吴宣仪遇见金知妍是在一次宫廷宴席上,那时吴将军大胜归来,皇帝为他接风洗尘特地大摆筵席,朝廷重臣都会参加,此次允许携带家眷,自然少不了镇北将军府世子吴宣仪。




金知妍是楚国的长公主,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相传,楚国有长公主一舞动京城之说,也不知真假。




后来吴宣仪回忆她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金知妍一袭红裙,裙点星光,青丝如瀑,发间是夸张的蝴蝶样式金钗,但没有一丝沉重之感,倒是添了几分活泼。面纱挡住了她的容颜,仅仅眼波流转也足以摄人心魂,她笑眼弯弯,眉点朱砂,轻移莲步,皓腕凝霜,举手投足都勾走了在座之人的目光。坊间传言似乎也是有些可信度的,吴宣仪想。




金知妍像是一块石子,掉进吴宣仪安若明镜的心湖,泛起阵阵涟漪。




金知妍一舞之后便匆匆离场,皇帝也没管她,他清楚得很,自己的宝贝公主最讨厌这种宴席,愿意来助兴已是做出最大的让步,给足了自己面子。




金知妍离场,吴宣仪也失了兴趣,与父亲说了一声便提前离席。想着自己是第一次入宫,还未仔细看过皇宫,趁月色不错,便在皇宫踱步。恰好看见宫女经过,问了御花园的地点,蹦蹦跳跳就过去了。到底是小孩心性,见什么新奇的东西都喜欢凑个热闹,这不,听说御花园冬日还花开满枝,怎么也不想错过。




青石板的地面被月光染上了一层霜,吴宣仪踩着树影走入御花园。入眼是落英缤纷,花瓣与风于黑夜里缠绵,冬日的雪似是独善其身,徐徐落下,落在屋顶上,落在地上,落在少女的鬓发上,衣衫上。树下的女子好似一座雕像,不觉凉意,一动不动,只是看着眼前的落花。鲜红的衣裳和肩头的雪白形成强烈对比,吴宣仪忽然觉得她看到了另一个人,仿佛此刻这个人不是方才摄人心魂的女孩,她单薄脆弱,让吴宣仪鼻子一酸。




吴宣仪刚踏出一步,金知妍的声音便传来。




“世子有何事?”




“见过公主。”吴宣仪行了一礼,说道:“宴席太无聊,听说御花园冬日也有繁花盛放,便想着一睹芳华,没想到遇见了公主。”




“既是如此,世子可愿与本宫一同赏这古樱。”




明明是问句,在金知妍毫无起伏的音调里硬是变成了陈述句。吴宣仪听到邀约,自然是欣喜答应。金知妍没有回头,还是维持着刚才的动作,吴宣仪走到她的身侧,偏过头望着金知妍的侧脸,她还是惊艳了,方才宴席中单是看眼睛就能猜测出这是一个很美的女子,只是她没想到金知妍比她想象的还要美上几分。




不觉的,吴宣仪看呆了。金知妍感受到身旁人炙热的视线,有些不自在。




“本宫好看么?”金知妍声音淡淡的。




“好看。”吴宣仪脱口而出,又突然觉得自己话语轻佻,失了礼数,立即摇晃脑袋说道:“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世子是觉得本宫不好看咯。”金知妍看着身旁的人手忙脚乱的样子觉得甚是可爱。




“不是不是,公主自然是好看的,我······æˆ‘······å“Žå‘€ã€‚”




吴宣仪突然觉得自己这么多书都白读了,竟被人一两句话就堵的自己哑口无言。过了很久,吴宣仪才知道,在喜欢的人面前,所有的准备都会变得手足无措。




金知妍觉得心情似乎没有那么糟糕了,而这一切都是身旁这个傻里傻气的人带来的,她想敞开心扉了,对一个才认识不到几个时辰,甚至只说过几句话的陌生人。




“今天是母妃的忌日,每年母妃的忌日我都会一个人在这里赏樱,这棵古樱是父皇特地为母妃栽的,只有冬天才会开花。母妃说,我看到这棵树就像她陪着我一样,冬天也不会觉得冷了。”




“谢谢你今天陪我。”




金知妍声音有些低哑,听得吴宣仪心头一颤。




“以后我都可以陪你来,冬天我给你温暖。”




“我是说,两个人总会好一点。”




吴宣仪越说越小声,生怕太过突兀,惹金知妍生厌。




“世子此话可当真?”




“自然当真。”




那一刻,吴宣仪仿佛在金知妍眼里看到了星光熠熠,看到她眼眸里的自己,从未有过的坚定。吴宣仪没有告诉金知妍,在她的笑容里,自己终于读懂了书中所写。




 


月色与雪色之间,你是第三种绝色。


 




“宣仪,以后可直接唤我知妍,不必行礼了。”




金知妍说完便快步离开了,要不是有夜色作为掩护,吴宣仪大概就要发现金知妍泛红的脸颊了吧。吴宣仪在金知妍离开后才后知后觉自己知道了她的名字,与她姣好的面容相称的名字,念着格外温柔。




那年吴宣仪十岁,金知妍也十岁。




后来的十个年头,吴宣仪都陪在金知妍的身边。十年,小世子长成了温润如玉的少年,小公主出落得越发迷人,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吴宣仪成了无数闺中女子的梦中情人,而她依旧大张旗鼓地给予金知妍宠溺,包容金知妍所有的任性。她把所有的独一无二都给了金知妍,金知妍把所有的笑容都给了吴宣仪。




二十岁,世子加冠。




她们还是相约古樱下,吴宣仪说她要考取功名,她想为国效力,她依旧认为文可治国,可以减少家破人亡,减少战争。她,还是不喜武。




金知妍懂吴宣仪,一直都懂。




“宣仪考取功名后来娶我吧,铺十里红妆。”




“我······æˆ‘······â€




吴宣仪真的很想答应,她幻想过无数次金知妍凤冠霞帔端坐在花轿中,她骑高头大马,向全世界宣告她是她的驸马。可她怎么能,怎么能,她不是男子啊,怎么做金知妍的驸马,一想到金知妍会嫁给他人,吴宣仪就感觉心痛到不能自已。




“我知道你是女子。”




金知妍的声音很平静,似乎在诉说一个很平常的事情,平常到就像问今晚吃什么。吴宣仪很惊讶,她苦苦守着的秘密已经暴露在金知妍的面前,让她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金知妍等了许久也没听到吴宣仪的声音,失落瞬间吞没了她,原来一直是自己自作多情。




“宣仪不愿就算了,当我不曾提过。我还有事,先走了。”




金知妍转身走出好几步,吴宣仪才意识到自己的愣神让她误会了,连忙小跑追上金知妍,伸手将她抱了个满怀。不顾她的挣扎,紧紧将她抱在怀中。




“不是不愿意,是太过高兴,没反应过来,知妍你可想好了,嫁给我就注定没有一个完整的家。”




“傻瓜,有你才叫家啊。”




“知妍。”




“嗯?”




“我心悦你。”




“嗯,君心似我心。”




 


吴宣仪真的如愿考上了状元,身穿状元服,与榜眼、探花一同进殿面圣。




皇帝心情很好,赏赐了榜眼和探花之后问道:“状元郎想要何赏赐?朕满足你。”




吴宣仪恭恭敬敬行了一礼,说:“臣斗胆请陛下将长公主下嫁于臣。”




“哦?想要朕的公主,也不是不行,让知妍自己决定吧,来人,传长公主。”




皇帝也听过坊间传言,镇北将军府世子与长公主情投意合的故事,他就是想恶作剧,自家公主面子这么薄,想看看她怎么说。




“长公主到。”




“儿臣见过父皇。”金知妍行礼。




“平身平身,知妍啊,这小子可是向朕请求赐婚于你呢,你怎么想。”




金知妍看向吴宣仪,恰好两人目光相撞,她有些害羞,立即移开视线。平常害羞的吴宣仪此时直勾勾地盯着金知妍,丝毫没打算掩饰她的倾慕。




“全凭父皇做主。”金知妍知道是皇帝故意闹她,但女儿家讲到婚事还是不免害羞。




“好,那朕就将长公主赐婚于吴爱卿,三月后完婚。”




“谢陛下。”




吴宣仪猜到皇帝并不会阻止这门婚事,可真正听到的时候还是难掩心中狂喜,她的知妍终于要成为她名正言顺的妻子了。




 


不料大婚还没到,边疆战事吃紧,大战一触即发。镇北将军挂帅出征,朝廷武将纷纷请命奔赴战场。吴宣仪不懂武,但善用计谋,她出谋划策,几次化险为夷,可最终还是败了,楚国大败。




燕国使者送上和解书,表示愿意与楚国和解,并退兵,条件是要求楚国用长公主和亲,燕国的太子不知从哪里听说了楚国长公主貌美如花,誓要夺取。




皇帝看到之后脸色十分不好,金知妍是他最宠爱的公主,他怎么舍得送她去和亲,更何况,金知妍一心系在吴宣仪身上,可不答应国家不知又会有多少生灵涂炭。他一时不能决定,燕国表示给楚国三天时间考虑,要么交出长公主,要么燕国铁骑踏遍楚国境内。




第一天,讨论没有结果。




第二天,也没有结果。




第三天,镇南将军上奏请皇帝顾全大局,忍痛割爱,众大臣纷纷附和。




吴宣仪很愤怒,她从未像此刻这般愤怒。




“你们这些武将,口口声声说保家卫国,口口声声说着王者之师,最后要一个女子来为你们的无能负责么!”




“现在在这里振振有词的你们从未感到惭愧么,如果是这样,这官我不做也罢。”




吴宣仪摘下头上的乌纱帽,用力扔在地上,因为愤怒不停地张口呼吸,她不怕惹怒龙颜,她都要失去金知妍了,她都要失去她生命里唯一的光了,她还怕什么。




吴宣仪没有回将军府,她从金銮殿跑出来,来到古樱树下,她像一个无助的孩子蹲在那里,缩成一团,紧紧地抱着自己。她觉得自己崩溃了,除了哭泣什么也做不到,她忽然觉得自己的坚持,自己的抱负在现实面前如此可笑,于是她笑了,笑的越来越大声,越来越凄凉,仿佛破碎的玻璃杯最后的挣扎。




你听,我们连笑都是梦破碎的声音。




金知妍来到御花园就看到吴宣仪哭的歇斯底里的样子。她们都无力回天,她们只能彼此拥抱,却发现两个人都那么冷,谁也温暖不了谁。




“宣仪,我······â€




吴宣仪听到金知妍的声音猛的抬起头,双眼通红地看着她,右手紧紧抓住金知妍的手,生怕一松开就再也握不到了。她像溺水的人握住最后一根稻草,急切,恐惧。金知妍被她握的生疼,没说话,眼泪止不住夺眶而出。




“知妍,知妍,你跟我走好不好,我们去一个谁也不认识我们的地方,没有人会要挟你,没有人会伤害你,求求你,跟我走好不好。”




吴宣仪不停地说着,带着抽泣,哽咽,是金知妍从未见过的脆弱的样子。金知妍很想答应她,很想很想。




“宣仪,你知道的,我不能。”




“宣仪,若我是普通百姓,国家与你,我定选你,可你知道的,皇家儿女多半身不由己,父皇已经给了我很多的自由,你该明白的,我的身份有多尊贵,就有多无力,国家与你,我别无选择。”




“宣仪,对不起。”




如果说刚才吴宣仪还心存一丝侥幸的话,此刻金知妍的话无疑是给她判了死刑。




金知妍第一次吻吴宣仪,如羽毛轻抚湖面那般温柔,唇舌相触,不含一丝情欲,极尽虔诚。金知妍的舌尖一点一点描摹吴宣仪的嘴唇,一寸一寸汲取她的气息。人们常说和心爱的人接吻,如蜜糖一般甜蜜,而她们的吻是咸的。混杂着眼泪,夹杂着悲伤。为不得不面对的离别,为将来漫漫长夜的孤寂,为爱而不得的痛苦,为控诉命运的不公。




听说,后来长公主远嫁燕国,她不要十里红妆。听说后来文状元大醉酩酊,从此投笔从戎,戍守边疆。




听说,后来她成玉面杀神,双手沾满鲜血。除了自己,谁也不信。




听说,后来皇帝召见过小将军,又放她离去。




听说,长公主出嫁三年,病逝。当夜,小将军见一人身着红裙,舞于茫茫大漠,小将军从此音讯全无。




 


 â€œé™›ä¸‹ï¼Œæ²¡æœ‰è°å¯¹ä¸èµ·æˆ‘,这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是我的天真让我失去了她,我嘲笑武将愚蠢,其实是我自己愚笨,我不该相信别人,我该再强大一点。”




“陛下,我不想再看到第二个金知妍,武将的无能不该让公主负责。”




“陛下,知妍想要的太平,我来给她。”




十年一觉,大梦一场,青梅煮酒,两小无猜,西窗梦醒,肝肠寸断。




吴宣仪还是不喜武,却没有人懂她了。








所属公司的老板看上我了该怎么办?

OOO:

*临时脑洞比较仓促略ooc


*娱乐圈AU


*霸道总裁 (地主家的傻鹅子) × å½“çº¢å¤§æ˜Žæ˜Ÿ



1



      “苞娜,你最近怎么心不在焉的,不管是什么事,不要影响工作,知道吗?”


     


      虽说嘴上是敷衍着答应了,心思却远在万里之外。她,当红演艺新人,大明星金知妍遇上了这辈子以来最棘手的一个难题――如何处理公司老板对她的热烈追求?



      现任总裁吴宣仪上任,是在金知妍进公司半年前,还是个不温不火,没名气少资源的新人时候。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她万万没想到,这把火会烧到自己身上。


      相较于上任总裁,这位年轻总裁的做事风格独树一帜,不喜欢循规蹈矩,不按套路出牌,甚至可以说事事心血来潮,凭借着她过硬的背景和占大多数的股份,董事会的老股东们即使意见不合也只好作罢。不过令股东们想不到的是,吴宣仪虽在他们印象里是随心所欲,不常出席普通会议的富家子弟,却在短短时间内将公司落后的业务一步步经营上了正轨。


      用对她刮目相看的老董事的话来说――“吴总的眼光向来独到。”


      在娱乐演艺界这水深火热的圈子中,新人换旧人的现象屡见不鲜,已然成为一种普遍规律。曾经再炙手可热的明星,也会随着新星的堆积,从天边一点点地被挤到地底。由此,娱乐圈的竞争愈发激烈,娱乐经济公司为了更好的经营,必须擅长发掘和培养讨好市场需求的艺人。普遍的旧模式早就跟不上时代了,因此新总裁吴宣仪上位了,而她最喜欢的就是另辟新路。公司不仅在她手下顺利救回,还在一年内攀升致国内娱乐公司排名的前三强。


      招收海外的新人是吴宣仪向父亲提的建议,而金知妍就是在那段时间被星探挖掘进的公司。


      负责训练练习生的团队认为应该把她当作偶像培养,以女团出道。


      但是最后没有如愿。


      因为公司高层认为她应该从事演艺行业做个演员,然后才有了今天的演员金知妍。


      吴宣仪不像一般人印象里面的公司老总一样,是那种高冷不近人的大魔王。她似乎对视察新人女练习生的工作饶有兴致,加上年纪本身也就二十左右,很快就能和小姑娘们打成一片。充斥着汗水和疲惫的练习室因为她的到来由先前的沉闷变得分外热闹。金知妍本人是不主动亲近人的类型,也常被其他练习生调侃高冷,甚至有了冰山公主的外号。所以当大家簇拥着吴宣仪,因为她有趣的笑话发笑时,金知妍只是静静坐在角落,练习着声乐老师教过的歌。


      “知妍要不要尝试当演员?”吴宣仪后来找到她,以狡猾似狐狸的笑容看着她说。


      “我觉得你的眼睛会说话,我很喜欢。”


      一定程度上来说,金知妍有了如今的成功少不了吴宣仪这个伯乐。


      可吴宣仪一点儿也不想当她的伯乐。


      “做我的女朋友。”



      天知道金知妍当时内心多崩溃。她反复看了好几次手机上的日期,才确定了今天不是愚人节。


      “吴总特地叫我来就是为了讲笑话的吗?”


      “啊?”吴宣仪愣了半天,紧接着用她无辜的大眼睛凑了过来。


      “我没有对你表示过我喜欢你吗?”



2



      在大多数时候,吴宣仪都是戴着面具生活。出生自富贵人家,身为家中独女的吴宣仪从小被当成男孩养大,早早就要学会如何与人交际,如何圆滑世故。从小到大,周围尽是阿谀奉承的大人们丑陋的嘴脸,她不得已将真实的自己隐藏起来,完完全全地遮盖在钢铁般坚硬的面具下。


      金知妍是第一个听了她的笑话不笑,不会主动和她套近乎的人。


      她是一座冷傲的冰山,是住在高山顶城堡里的公主,是悬崖边绽放的花,高贵又冷艳。


      而对于融化冰山,吴宣仪乐此不疲。



3



      A社由于提出合同有问题和不平等的要求与公司彻底闹掰。金知妍与其旗下艺人合作的新戏也被正式叫停。吴宣仪本着同行不想赶尽杀绝的原则切断了媒体意图曝光此新闻的传播,谁知A社负责人气不过反咬一口,造谣是她们旗下艺人金知妍耍大牌罢拍,在网络上买通稿编黑料,还串通自己的艺人一块演戏。一时间各个网络平台都是当红大明星金知妍耍大牌言语攻击剧组演员的负面新闻,而曾经万人追捧的怪物新人一瞬间成为了众矢之的。原本邀请她参加演艺大赏的工作人员也突然没了消息,好几次敲定的节目和剧纷纷说要重新考虑人选。金知妍头一回如此强烈地感受到娱乐圈的残酷,寒冷刺骨的水从脚趾慢慢地浸透全身,将她推入深不见底的漩涡。


      丑闻持续发酵,吴宣仪第一时间吩咐手下人赶快发出声明并严查始作俑者,并将网络上的不实报道一律撤掉。命令一下,全公司的人都快马加鞭运作了起来,参与了会议的人纷纷表示:“第一次见吴总发这么大的火。”


      “苞娜呢?”


      “她不舒服先回去了。”




      在门铃第三次响起时,金知妍终于心不甘情不愿地去开了门。门外是压低帽沿,一身休闲打扮的吴宣仪。她举起手里拎着的酱鸡爪和啤酒在金知妍的眼前晃了晃,笑得傻乎乎的,一脸人畜无害。金知妍似乎没有把她拒之门外的理由。


     “站着干什么,顺便坐,又不是第一次来。”


     “啪”,拉开易拉罐的拉环,啤酒气泡滋滋地往外冒。气泡跳动的旋律在沉默的环境里显得格外清晰。


      “吴总这么晚来找我有什么事?”


      “我 想 ä½  了。”


      “你想我?我们不是每天见吗?”


      “呜呜呜就是想嘛。”吴宣仪嘟囔着嘴装作一副委屈的样子趁机倒在金知妍蹭来蹭去。


      金知妍总是会疑惑,他人口中严肃冷静的吴大总裁和经常黏在自己身边的吴宣仪到底是不是一个人。在她面前,吴宣仪更像一个长不大的孩子,肆无忌惮又令人无可奈何。听说猫在只有在喜欢的人面前才会卸下防备露出自己的肚皮,任人抚摸。


      “那件事我已经解决好了,A社的社长已经付出了代价,他不守信用还动我的人也怪不得不顾情面。”


      金知妍见到吴宣仪突然沉下去的表情,那是在她脑海里少见的模样,她基本上没见过吴宣仪生气,即使是一点点的愠怒也不曾有过。


      吴宣仪从来是笑容满面的,至少在她面前。


      金知妍若有所思,一把夺吴宣仪手里的啤酒罐一饮而尽,随即把脑袋搁到了她的肩上。


      一罐啤酒的酒精含量不算高,但吴宣仪却分明能嗅到房间内微醺的酒味,金知妍毛茸茸的脑袋蹭着她的侧颈,惹得她心里痒痒的,耳根也不知何时悄悄红透,难耐得很。


      “吴宣仪。”


      肩上的人抬起头看她,湿漉漉的眼睛像是要拧出水来。吴宣仪被这一举动盯得发怵,只感觉喉咙发干,张了张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相视了大概两分钟后,金知妍视线才慢慢向下移开。



      “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当然是因为喜欢你啊。”


      “那你能为我付出到什么程度?”


      吴宣仪思索了片刻,看着严肃的金知妍笑弯了眼。


      “一切够不够。”



      话音刚落下的0.01秒,随即而来的是心上人温热的呼吸和柔软的嘴唇。吴宣仪的回吻轻且慎重,像是捧着心爱的宝物一般小心翼翼,生怕是摔碎了,揉皱了。终于吐露心房的两人在漆黑不见光的房间里交换呼吸,双双沉溺于紫色的梦里。



4



      “对了,你下次不要一个人过来了,狗仔拍到怎么办?”


      “不用担心,所有的新闻社我都买通了,没有人会知道的。”


      吴宣仪开始亲吻起金知妍的手心。


      有钱真的就是可以为所欲为。